理想国陛下

你有流浪的资本,却又没有漂泊的勇气。

爱情需要像哲学家那样深入思考吗,晚安

有时候我总觉得那些写出那些受欢迎的小说的人,是因为太了解大多数人的怪癖,自怜,无聊,软弱。

遗憾的是,当我们成长时,不仅习惯了有地心引力这回事,同时也很快的习惯了世上的一切。我们在成长的过程当中,似乎失去了对这世界的好奇心。

——乔斯坦·贾德 《苏菲的世界》

当全世界都在关注你飞得高不高时,好友会关心你飞得快不快乐, 家人会关心你飞得累不累,然而,只有男友会关心你生理期什么时候结束什么时候可以makelove。

除非你想变坏,不然没有人能把你拖下水,你如果心里没有一套自己的道德准则,那你在哪里也只是一个摇曳不定的小花,只能跟随周围的风吹草动而选择自己偏向哪里,加强你的情绪面,那便没有人会影响你。你既然不能改变他人,又无力改变自己,也不能离群索居,那便闭紧你的舌头,不要抱怨别人。

   记者:最近有部美国大片……讲的是美军潜艇潜入俄方基地,救出被绑架的俄罗斯总统……
普京:潜入我们的基地?不可能。一听就是超级大烂片!

2017年一个寒冷的上午,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地铁站里,有位男子用小提琴演奏了6首巴赫的作品,共演奏了45分钟左右。那段时间内,大约有2000人从这个地铁站经过,他们中大部分人是赶着去上班。   
演奏进行大约3分钟后,一位中年男子注意到了这位音乐家。他放慢了脚步,甚至停了几秒钟,然后急匆匆地继续赶路了。   
又过了大约1分钟,小提琴手收到了他的第一块美元。一位女士把钱丢到他的帽子里,她没有停留,继续往前走。第6分钟时,一位小伙子倚靠在墙上倾听他演奏,然后看看手表,走开了。   
10分钟时,一位3岁左右的小男孩停了下来,但他妈妈使劲拉扯着他匆忙离去。其他几个孩子也是这样,所有父母都硬拉着自己的孩子快速离开。   
到了45分钟时,只有6个人停下来听了一会儿,大约有20人给了钱就继续以平常的步伐离开。这位男子总共收到了32美元。当他结束演奏,地铁站里又恢复了寂静。没有人注意到,也没有人给他鼓掌。根本就没有人表示认可他。   
没有人知道,这位小提琴手是约夏·贝尔,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。他演奏的那些曲子是世上最复杂的作品,他用的是一把价值350万美元的小提琴。   
前些日子,约夏·贝尔在波士顿一家剧院演出,所有门票售罄,而要坐在剧院里聆听他演奏同样的那些乐曲,平均得花200美元。   
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是《华盛顿邮报》主办的关于感知、品位和人的优先选择的社会实验的一部分。这个实验提出了几个问题:   在一个普通的环境下,在一段不适当的时间内,我们能感知到美吗?如果能够感知,我们会停下来欣赏吗?我们会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认可天才吗?   
这个实验有可能得到的一个结论是:如果我们连停留一会儿,倾听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家之一,用世上最美的乐器之一,演奏世上最优秀的音乐都做不到的话,那么在我们匆匆而过的人生中,又错过了多少东西呢?

    每个人都是孤身一人面对这一整个世界,属于你的焦虑、不安和彷徨,如果有人懂得、愿意懂得、有能力懂得,不妨对他好一些。 ​​​

好人要站出来,要为人类做正经事。不要把世界的舞台拱手让给混蛋,那样这个世界就会变成地狱。这个世界之所以还有光明,就是因为有好人在抗争,好人在发声,好人在阻止坏人作恶。人们来到这个世界,就是要给这个世界带来光明,而不是生活在坏人制造的黑暗之中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