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想国陛下


普通人的社交是怎么样的呢?逢年过节要走人户串门,拜访朋友得带点好礼,平日里也要注重同事的关系,打点好和领导的关系,隔三差五要和老同学老朋友聚一下,除此之外还有更多地和不那么熟悉,但是又必须要应酬的人一起假装热情。所以普通人每忙着去“参加XX集体活动”、“多去认识些人”。

优秀人的社交呢?对他们来说,这些普通人的应酬都是在浪费时间,优秀的人之间不需要互相客套,也不需要象征性的世俗礼节,他们也会很容易互相理解,就像直接省略了B、C、D等等各种冗繁的环节一样,他们往往会直奔最重要、最有价值的事。

   我们的时间和精力之所以那么廉价,是因为我们把自己放在了某些廉价的事情上。

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·皮克迪曾经揭示过一个残酷的社会真相:只要资本回报率高于经济增长率,我们努力创造的财富不过是在为占有资本的富人集体打工。

这也是房价的真相。
一旦真相被戳破了,很少再有人愿意为之卖命。


成长和成熟的区别是:成长是做加法,成熟是做减法。我们要把80%的精力与时间用在20%的事情上,事情只有越做越少,才能越做越精。

儿子是使用过的荷尔蒙

诗是灵魂的鬼步舞

把冬季藏在怀里,暖出一个春天